地狱电影院 > 第二十五章 羊皮纸和契约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二十五章 羊皮纸和契约

书名:地狱电影院  作者:黑色火种  主角:夏侯绚音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www.yaogong.org,喜欢就记住我吧!

叶想不缓不疾地走了上去。

而接着,成雪松看了看李唯思,说:“你找他来的?”

“不是,我在山下的庙里遇到的。”

“是吗?”成雪松依旧如此冷艳,她扫过叶想,接着注视着他身后的印水天!

堕星阵营的人都想拿到她的血,她是清楚的。不过,她绝无可能去做恶魔宿主,只是按照安月形的意思,她的灵魂比一般人更偏向恶魔。成雪松向来都憎恶命运受控于人,绝无可能倒戈。所以对她来说,在这部恐怖片中,拿下印水天的人头,来警告安月形,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你钓上来的鱼,为什么扔回去?”

“我的兴趣而已。”成雪松却是仅仅做出了如此简单的一个回答,接着就用冰冷的口吻说:“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来,绝不会是有什么好事。”

接着,她的视线就毫不避讳地凝聚在了方冷和印水天身上,尤其是后者。坦白说,论实力,如果正面对决,成雪松很清楚,她根本杀不了印水天,被他反杀的可能更高。不过,世上的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在恐怖片里面,谁能撑的时间长,谁才能有生存下去的机会。

这一点她非常清楚。

“他们是谁?”成雪松说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掩饰语气中的冷酷。

“你好,柳大师。”接下来开口的人是方冷:“我叫白树河,是一位民俗学者。来这里的目的是……”

“他被九轮族留下的鬼墓诅咒了。”然而叶想却是先一步说出了这句话来。

这句话一出口,李唯思立即“惊愕”地张大了口,而成雪松却是依旧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眼眸中更加阴沉。

“进来说话。”

接着,在成雪松带领下,一行人进入了这里的屋舍内。大厅很是古色古香,看起来就好像是**剧里面常见的那种祠堂。

“我这里条件有限,就不给你们看茶了。”

一张圆桌前,她率先坐下,而叶想等人也一并坐下后,她盯着李唯思,说:“阿离,把门窗都关好。”

李唯思立即照办。本来这屋子的朝向都不太好,门窗一关,几乎没有多少阳光投射进来,室内顿时变得阴森起来。

“你身上有巫毒娃娃?”成雪松突兀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是!”方冷立即点头。

“难怪有办法活着出来。”成雪松的手轻轻在桌面上一点,说道:“所以你们希望找到主墓?”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方冷神色凝重地说:“已经有太多的人死去了!”

叶想则是肃然道:“他们可以提供目前重要的鬼墓位置。”

“我拒绝。”

这三个字一出口,所有人都是变色。

而叶想却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为什么?”印水天连忙质问:“为什么你拒绝?”

“无夏!”方冷连忙阻止了他发飙,继而看向成雪松,深吸了口气,问:“这件事情,对我们很重要,我能问问理由吗?”

成雪松摩挲着她那双很是**的手掌,继而冷冷地回答:“那么,你就给我一个,我必须帮助你们的理由吧。”

方冷抿了抿嘴唇,说:“如果是钱的问题……”

“和钱没关系。”

叶想则是挥了挥手,示意他来说。

“我知道你会那么说,不过,我还是来找你了。事实上,我很需要你的帮助。我希望你能够和我一起到九轮族大祭司的主墓去。”

成雪松摩挲手掌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逃不掉的,柳一尘。”叶想用很淡然平稳的语调说出这句话:“有些事情,你就算刻意逃避也根本无法将其挣脱,唯有你坦然面对它的时候,你才能够真正将其征服。”

“逃避?”柳一尘迎接着叶想的目光,咀嚼着这个词。

“不正是逃避吗?否则你为什么要一直躲在你父母为你准备的古宅中生活?但这根本没有意义。总有一天,‘他们’会回来找你的。”

这些话语,叶想进行了一些分析。所谓“他们”在剧本里面是分明打了引号的,所以,他强烈怀疑,“他们”很可能并非是指人类。

被九轮族的诅咒殃及,而无法安息徘徊在这个世间的死者何其之多,早就远非九轮族一族之人了。很显然,柳家先祖和九轮族也肯定有所关联。即使如今九轮族已经消失在历史中,可是,其残留下来的诅咒依旧长存,无法被抹去。

“所以你就决定去面对?”成雪松这般问道。

“是的。”

叶想这短短两个字,已经足以诠释出宋俊竹的决心。方冷不禁感觉到,叶想完全是在抢戏啊,为什么他感觉他才像是男主角啊?

“柳小姐,”此时,雨朔开口了:“你不希望,能够让柳家的那些族人可以安息吗?就算将他们安葬在这座山上,但他们的灵魂,却并不在这里。我相信,你并不希望如此。而且,你也无法保证,哪一天你也会被这诅咒所波及。鬼祭是一个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的诅咒锁链,将会不断地扩大,所有死者的灵魂都将被其同化而成为诅咒的一部分。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那张九轮族的羊皮纸上。”

很显然,雨朔所扮演的宋瓷竹,也很了解九轮族的事情。

“死者在死去以后就应当安息长眠,而不是继续驻留在这个世界上。”叶想接过雨朔的话头:“鬼祭将会继续持续下去,永远都不会停止。这个诅咒,将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想做什么,也没有用了!”

事实上,历史发生的鬼祭诅咒的现象,绝非孤立的个例。

现在,已经无法探究出,究竟最早的鬼祭诅咒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鬼祭1》的剧情中,白树河当时因为了解到了陕西的某个农村发生了村民大量消失的事件后,就带着弟弟白无夏去调查。也是在那个时候,最初接触到了九轮族,以及九轮族所隐藏的秘密。当时那个村子,在三十多年以前,就有村民因为盗墓而偷偷地进入过九轮族的墓葬地,偷出了羊皮纸来。随后,导致了村子的灭亡。而羊皮纸也是下落不明。

那部电影中,他们深入了九轮族的墓葬地。这个过程,远远比《盗墓笔记》要可怕得多,他们要遭遇的不是粽子,而是真正的死者的墓冢。那种恐怖和死亡的经历,即使是现在,方冷都会感觉到不寒而栗。若不是有怀表,他真不知道自己会死多少次!而最后,需要探明的最重要的诅咒之物,羊皮纸,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讯息。

后来,在《鬼祭2》,才获悉了羊皮纸的真正信息。任何一个九轮族的墓葬之地都有一张羊皮纸,然而,真正记载着九轮族和鬼祭的某种契约的羊皮纸,却是只有在主墓可以找到。其他墓葬中的羊皮纸,都唯有在取得了那张契约书后,才可以生效。不止如此,还需要流着九轮族的血的人,才能够在接触到契约书后,将鬼祭的诅咒终止。即使如此,其他的羊皮纸也是很有价值,但是一次也没有成功取得。

从电影的片头来看,二十年前,也在某个村子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孙泽和刘光显然也是重蹈覆辙了。一旦有人愚蠢地侵入,并且在那里死去,那么鬼祭的诅咒也就将再度地蔓延开来。这是个很可怕的诅咒,一旦在《鬼祭》中死去,也无法得到安息,将成为鬼祭的一部分。即使如此,这部恐怖片居然还被公认为难度最低的无解恐怖片!那么在其之上的恐怖片有何等可怕,可见一斑!

目前看来,柳家的先祖,也曾经有人,成为过鬼祭诅咒的一员。而一旦有人在鬼祭中死去,那么被鬼祭的活人的亲属,也多数很难逃脱。那么,仅仅只是时间的早晚,总有一天,会被鬼祭找到。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去,也没有用。

显然柳一尘的情况就是如此。

“住口。”成雪松冷冷地说:“这种事情,不需要你来告诉我。”

“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今天我们就先告辞了。明天我会再来。”

第二幕也基本要结束了,继而进入剧本安全期。在第三幕剧本出来以前,也就只能够靠演员自行发挥了。

最终,就这般不欢而散。

下山的路上,方冷忧心忡忡地说:“柳小姐她……会答应我们吗?”

“我想会的。”回答的人却是雨朔:“虽然我和她接触的次数不多,不过她的姓格我多少了解一点。”

“柳家……”方冷欲言又止地问:“是不是和九轮族有关?”

“这你就不必知道了。”叶想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第二幕正式宣告结束,接下来,就要进入第三幕了,不过剧本还没有出来。在剧本出来以前,也就只能够在松坡乡找个地方先住一住了。叶想扮演的宋俊竹很是有钱,钱包里面各类银行卡一大堆,密码自然也都自动烙在脑海中,使用起来自然也毫无问题。

当然,即使是剧本空白期,也不代表就是绝对安全的。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等待。等待着事态的发展。(未完待续。)

地狱电影院小说的作者是黑色火种,主角是夏侯绚音,本站提供地狱电影院在线阅读,如果您觉得地狱电影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http://www.yaogong.org/
标题:第二十五章 羊皮纸和契约   地址:http://www.yaogong.org/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