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电影院 > 第二十六章 父亲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二十六章 父亲

书名:地狱电影院  作者:黑色火种  主角:夏侯绚音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www.yaogong.org,喜欢就记住我吧!

第三幕剧本出现以前,叶想,方冷等人,则是要暂时先下山去找个歇脚的地方。

这个时候,印水天大可以故技重施,询问叶想,成雪松和九轮族是否有什么关联,不过叶想同样也可以再来一个“无可奉告”。这也多亏得宋俊竹姓格比较阴沉,如果是个姓格外向的人,那恐怕就真的要ng了。

不管怎样,在无解恐怖片成功地拍摄完前二幕戏,也让第一次参演无解恐怖片的叶想略微安心。

此时,在成雪松那边。

对于叶想而言是剧本空白期,不过对成雪松而言并不是,她已经提前接到第三幕剧本自己需要出演的部分。

“你下去把,阿离。”成雪松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从李唯思的身边走过。

“是,我知道了,小姐。”

而成雪松朝着内屋走去。这个建筑的平面图,也自然是完全地在她的脑海中显现了出来,所以该怎么走,她了解得一清二楚。

穿过长廊,沿着很是古风的一个庭院,她来到了庭院深处,一个看似被废弃的仓库一般的屋子。

成雪松冷冷注视着那个屋子,并表现着剧本中所描述的复杂眼神。无解恐怖片对表情演技是有要求的,当然不会和现实的电影拍摄那般严格,可是那种感觉肯定是必须到位的。

在这树丛之间,阳光也减少了许多。成雪松停顿了许久,继而,她就从口袋内,取出了一把钥匙,走到了那个屋子面前,打开了上锁的大门。

将门推开后,忽然一大群乌鸦从里面飞了出来!那些乌鸦犹如死神的使者一般,怪叫着飞上天空中。

被牢牢锁住的屋子里面,为什么会有乌鸦?很显然,这屋子,很可能并不是一直关闭着的。

不过成雪松并没有太多心思考虑这些,现在必须集中精神演戏。

走入屋子后,她将迎面而来的诸多粉尘挥去,接着,在阴暗的小屋内,走到了地板上,伸出手,抓住其中某一块有一个凹洞的地板,就将其拉了起来。而下面,赫然露出了一个楼梯来。显然,这木屋可以直接通向地下室。

成雪松便是走了进去。

沿着楼梯,她一步步很缓慢地行走着,同时也密切注意着四周的所有动静。这段楼梯并不算太长,一会儿,她就来到了底部。

她将一支小型手电筒取出后,开启了手电筒。从柳一尘随身携带着手电筒,就可以看出,她随时做好着到地下室来的准备。

光照着这个地下室。

接着,她沿着地下室的地板,一点点地往深处走去。

此时的她,完全是按照剧本的指示在做着。

这个地下室,和剧本描述的一样,空间相当大。

终于,在手电筒的前方,她看到了她想要看到的东西,或者说,是柳一尘想要看到的东西。

骸骨。

入目处,是无数横七竖八躺倒在地上,让人毛骨悚然的骸骨!

那些骸骨,有的看起来是成年人,有的看起来是孩子。乍一看,竟然将近十多具!

但是成雪松却是很淡定地伸出手来,指着那一具具的骸骨,然后,口中开始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六……”

当数到“十二”的时候,她的手略微颤抖了一下。

“又少了一具。”

又少了一具,这句台词,信息量极为庞大,可以分析出相当多的剧情线索来。

这些尸骨是谁?想也知道,很可能就是柳家这个家族的族人。而为什么尸骨会减少呢?很容易猜到,那些尸骨,在死后,受到诅咒后,成为了鬼祭的一部分。

宋俊竹的台词,绝非危言耸听,继续下去的话,柳一尘真的就会有危险!

她这一次来到那几具尸骨前,缓缓蹲下,来到了一具依偎在一起的尸骨前,抚摸着那两个骷髅头骨。

虽然没有台词,但是成雪松也大致猜想得到一些。这两具头骨,很可能就是柳一尘的父母,或者至少是与此相关的其他亲人。

演到这个时候,这其中的意味,已经再明白不过。

柳一尘,也有可能在将来,成为这里的尸骨之一!

而这个时候,叶想等人已经来到山脚下。这时候,正好经过那柳家先祖的庙宇。之前,李唯思来过这,如果有诅咒之物,他应该已经拿到手了。不过叶想只是在庙门口看了看,就继续朝山下走去了。他不确定以宋俊竹的姓格,到这庙宇里面去,是否会被判定为ng。一次ng,对他而言损失是很庞大的,他不能够赌。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继续说话,就这样下了山。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小心谨慎,万一应答错误,就有ng的可能。

松坡乡这个地方,的确是相当地冷清。几乎没有多少人,而且,老年人似乎是主要人口,估计青壮年都是去城市里面打工去了。

刚来到山下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们……是去找那个姓柳的风水师的?”

叶想循声回过头去,而说话的,赫然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妪。不过老妪虽然年老,不过看起来还是一副比较有精神的样子。

这种时候,该怎么回答?宋俊竹的姓格,是会不理会老人家呢?还是会直接作答?

方冷马上先一步回答:“是的。婆婆,您也知道那位风水师?”

“松坡乡的人哪里有不知道的。”她看了看山顶,摇了摇头,说:“大家都说,这个女人是丧门星啊,他们一家人到现在死了多少人!”

“死了很多人?”方冷接着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也小心点吧!”老妪凑近他们,压低声音说:“和这个女人有关系的人,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能不能详细和我们说说?”方冷知道这个问题只能他来提,宋俊竹很可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妪看了看四周,接着将声音压得更低,说:“别说是我说的啊……这家人,总是很奇怪,一个个都会发疯,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会这样,总是害怕会有什么东西害死他们,每一次下山,都害怕地要将浑身遮得很严实,然后才敢走动。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们总是说,他们看到了死去的人。”

“死去的人?”方冷面色肃然,他已经大致猜到是什么情况了。

“对啊。你说他们是不是疯了?唉,邪门的是,他们每次如果看到了死人,接下来他们自己也就会死。可是死得却是莫名其妙的,闹了很长一段曰子啊。”

看到死者,是几乎所有在鬼祭诅咒中死去的人的共通点。他们总是会看到昔曰的亲人,好友,爱人等死去的人再度归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继而将他们也一起带走。继而,和他们亲近的人也是如此。鬼祭诅咒就这样通过这个连锁而不断扩大。

如果当死者在自己的面前出现,那么,你就距离死期不远了。而死去的人越多,鬼祭的诅咒也就越是可怕。

每一个死去的人,都会受到那张羊皮纸记载的契约的束缚,而成为九轮族墓穴中的亡灵。而九轮族的主墓,传说死者的数量最多。一旦去了那里,百分百会遭遇最大规模的鬼潮!

老妪的话,对于已经充分了解《鬼祭》系列的方冷来说,并没有多少意义,叶想也是听他说过很多次了。

老妪就这么在叶想和方冷等人面前走过。

而叶想的心中,更是对《鬼祭》这部电影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他立即拿出手机,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父亲”。

叶想马上接通了电话。

“喂,俊竹吗?”

“是的,爸,是我。”

叶想目前在剧本空白期,也就只有少说话这个办法了,万一这位父亲问出了什么自己根本不知道的问题,那么他就无从解答,只有无奈ng这唯一的选择了。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国内。”

“爸你已经回来了?”

“是的。很快我想我应该就会和你们见面了。暂时我不会回家,我有些事情要去做。”

“那么,你什么时候来见我们?”

“很快了。再等一段时间吧。不要问我在做什么。换瓷竹接电话。”

叶想看了看雨朔,给她发去了剧本信息:“听电话的时候,注意有没有灵异的声音。”

雨朔接过了电话。

和宋教授兄妹的父亲通话结束后,这个剧情角色也会介入今后的恐怖片剧情。不过,从没有让演员出演这个角色可以判断,这个角色要么是最后都不会死的龙套,要么就是必须要死去才能够推动剧情的角色。

他说要去做什么事情。

那么是什么事情?很显然,必定会和九轮族有关系。如此一来,宋俊竹对九轮族的执念,显然和他的家庭有莫大的关联。而显然,宋家会在这《鬼祭3》的剧情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这其中必定隐藏了非常重要的秘密。

而叶想,必须要将这些秘密全部都挖掘出来!(未完待续。)

地狱电影院小说的作者是黑色火种,主角是夏侯绚音,本站提供地狱电影院在线阅读,如果您觉得地狱电影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http://www.yaogong.org/
标题:第二十六章 父亲   地址:http://www.yaogong.org/430.html